央行陆磊:推动资本市场双向开放 支持境外优质
时间: 2017-08-31 15:12:12 来源:citicfunds.com
   

在今日于北京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经济每月谈”活动中,中国央行政策研究局局长陆磊表示,金融业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行业,它必须要平衡我们开放的收益和风险。开放是既定的,但是开放也应该是有序的,因为只有有序才能够在开放过程中规避相应的冲击。


他称,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主要包括五大方面:一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二是人民币国际化;三是金融机构行业的双向开放;四是如何参与全球金融治理;五是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他表示,在资本项目可兑换上,未来改革措施包括,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的双向有序开放,支持更多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投资和交易人民币债券,支持境外优质公司境内发行股票,适时推出深港通,继续扩大境外机构投资者类型,引进更多中长期投资者。


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


关于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陆磊称,改革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完善中间价报价体制;

二是扩大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浮动区间;

三是央行基本退出,常态是外汇市场干预;

四是发展外汇市场,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面的需求。


他表示:


目前初步形成了收盘汇率加一揽子货币汇率变化的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形成机制。一揽子汇率,我们知道它所体现的更多的是跟实体经济面的关系。因为我们的贸易商、投资商并不简简单单的仅使用美元,也不只跟美国打交道,所以要用一揽子汇率。


二是逐步扩大两种主要货币的浮动区间。从2007年,从正负千分之三逐渐扩大到今天大家看到的正负百分之二,简单说就是弹性更大,它并不是一个不动的东西,一定是拥有弹性,但充分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某种价格。大家也可以看到,近期人民币的指数和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一个变化趋势,应该说仍然保持在一个相对均衡和稳定的状态。


人民币国际化


陆磊称,到目前为止,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第三大支付货币,第六大国际银行间贷款货币,第七大外汇交易货币,第六大国际新发债券货币,在国际债券余额当中排名第八位。


虽然这些数据大家看起来似乎挺好,但要知道,中国的实体经济规模是全球第二大,所以人民币的国际使用和国际化与中国的实体经济之间,他们的相对位置之间我们认为还是存在一定差距和发展的可能性。


人民币国际化的下一步怎么办?陆磊表示:


一个要继续巩固人民币支付和计价货币地位,推动大宗商品交易用人民币计价结算,这非常重要。


二是支持离岸人民币市场健康发展,大家知道汇率与人民币跨境使用之间相互关联,大家也知道境外存在对冲基金的问题,是不是简单不再离岸交易人民币,如果没有离岸市场,人民币很难说是国际化货币,所以真正做的是兴利除弊…建立在岸市场和离岸市场的良性互动。


三是进一步完善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设施,…现在我们在推动…二代建设,继续优化完善跨境人民币的…研究推进本外币合一的账户体系。


四是…支持境外央行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这是第二个问题,跟大家就现状和前景跟大家作一个简单的说明。


金融业双向开放


提及金融业双向开放,陆磊称,双向开放无非就是走出去引进来,2005年推进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改革的时候,就在20%股权的比例之下引进了境外的战略投资者,现在看起来引进来的成效是比较显著的。而至于走出去,则尚属探索阶段。


从我们自身的对外开放来看,引进来怎么样,这里面也有一些数据,就不一一念了,需要说明的是,外资占国内市场份额的比重仍然偏低。能不能通过引进来打造一批具有真正国际竞争力和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


第二,你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能不能有效实现跨境的全球金融资源的效率配置。所以金融业双向开放大概是这两方面的一些想法。


如何参与国际金融治理


陆磊表示,通过实证研究认为,中国是现有的开放和全球国际金融治理的主要受益者,而不是受损方,我们要做的事是如何在国际金融治理当中体现我们的代表性和话语权,话语权代表我们国家,代表性代表新兴市场和转移经济体。


过去一段时间当中,比如国际货币,在2009年5月份,我们加入了金融稳定理事会FSB,2006年担任G20的轮值主席,并且牵头成立了亚投行和丝路基金。这些工作都证明了我们在代表性和话语权方面是有进展的。


与此同时积极参与国际金融标准和准则的修改,2009年加入了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同时在一个全球化时代,参与全球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的合作。


他称,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将从3.996%上升到6.994%,排名从第六名上升到第三名,排名上升表明我们的话语权在上升。与此同时基金组织改革包括总的份额增加,提升了1倍,从2835亿美元整体转移份额6个百分点。


下一步我们的想法是要进一步增加份额和高层指数…在这方面国际金融交流中心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


针对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现状,陆磊称,根据基金组织的分类,7大类、40项,中国的最新评估是已经实现完全可兑换的项目是10个,也就是占四分之一,部分可兑换是27个,完全不能兑换的仅有3个。


所以可以说我们基本实现了资本项目可兑换,不可兑换项目是一些小项目。


陆磊表示,下一步在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未来的改革措施包括:


一是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的双向有序开放,支持更多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投资和交易人民币债券,支持境内金融机构和企业在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支持境外优质公司境内发行股票,适时推出深港通。


二是继续扩大境外机构投资者类型,引进更多中长期投资者,如资产管理机构、养老基金、慈善基金会、捐赠基金等,同时进一步简化管理流程,加强监测,并实施宏观审慎管理。


三是进一步扩大Qfi待条件取消时取消资格和额度审批,将相关投资便利扩大到境内外所有合法机构。


四是推动境内外个人投资更加便利化,研究建立合格的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就是说各方所关心的Qid2。进一步提高国内居民投资海外金融市场以及外国投资者投资中国金融市场的自由程度和便利程度。


五是稳妥研究推进境内外基础设施的链接与合作。


六是继续大力推进黄金市场的对外开放,加快国际业务板块的建设工作,积极引入国际投资者参与市场,并研究推出以人民币报价的黄金定牌价格机制。


七是推进修订外汇管理将资本项目可兑换纳入法治框架,逐步建立外汇管理负面清单制度,放宽限制改进企业和个人的外汇管理。


最后是深入研究落实外债和资本跨境流动建立健全有效的风险预警和防控机制。


陆磊最后总结称,金融开放是大型经济体的客观规律,所有大型经济体都会从贸易到投资、到金融,而且是双向开放。但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开放,不是为了金融而金融,金融开放新格局主要应该致力于服务实体经济,在比较优势转变下的转型升级和全球布局。


一般来说,我们也发现世界上曾经的大国都是走的这样一条路,伴随着投资、伴随着企业,同时附带的是金融服务的跟进。


为同时获得收益并有效防范风险,这两件事要同时干,应该坚持有序可控的理念。


上一篇:货币基金怎么样?货币基金收益走高重回“美好
下一篇:收购资产股权存纠纷 科力尔称无需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