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量身定做普惠金融政策 中小企业融资难改善
时间: 2017-10-20 10:58:10 来源:citicfunds.com
   

 

央行量身定做普惠金融政策 中小企业融资难改善可期

 

本报记者 吴丽华 北京报道

中央针对普惠金融政策的再次加码,效果立竿见影。

10月10日,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市场反响强烈的定向降准就是为了支持普惠金融、中小企业,以解决初创中小企业的困难。

宁吉喆说,9月份李克强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专门研究进一步解决中小企业问题的措施,就是普惠金融。在过去一两年,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中国大型银行都成立了普惠金融部,支持中小微企业、“三农”等融资问题。

而股份制银行加紧布局普惠金融的态势也愈加明显,《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兴业银行10月9日宣布在总行层面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

央行主管媒体《金融时报》发文表示,央行针对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是一项“特别的政策”,将对普惠金融和实体经济发展等发挥“特别的作用”,“这是专门为支持普惠金融发展而量身定制的政策,具有定向性和结构性”。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年初以来包括定向降准、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在内的一系列政策陆续出台,长期困扰金融领域及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解决似乎正在变得更加可期。但也有多位长期研究中小企业的专家认为,普惠金融真正发挥实效还有待政策的进一步细化和落地。

为普惠金融量身定做的政策

政策出台可谓紧锣密鼓。

9月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采取定向降准手段,激励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9月30日,央行即发布《关于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的通知》,决定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

当时媒体圈内还曾开玩笑说,在机场和高铁上的分析师该多么不希望看到这一消息。事实则是,最长假期过后,刷屏的仍是各类机构和媒体有关定向降准的分析。

“是否央行大放水”、“规模是8000亿,还是3000亿”的解读扑面而来,《金融时报》则给出了不一样的分析,其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解读称,此次央行针对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是专门为支持普惠金融发展而量身定制的政策,具有定向性和结构性。

分析此次定向降准内容可以发现,政策针对的是普惠金融支持的领域,如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对上述贷款增量或余额占全部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政策。

对此,该文分析认为,定向降准政策重点支持“小微”或相对弱势群体,针对这类群体释放适度的流动性,带有很强的“选择性”,可起到补短板、调结构的作用,同时避免了动用存款准备金率这一货币政策工具可能带来的“副作用”。

央行在就有关问题答记者问时也表示,此次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是根据国务院部署对原有定向降准政策的拓展和优化,以更好地引导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政策外延更加完整丰富,精准性和有效性显著提高。

事实上,早在2014年,央行就开始对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实施定向降准政策,而此次央行定向降准政策的调整则被认为是政策更加倾向于支持没有水分、符合实际的“真小微”、“真普惠”。

在9月30日召开的银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张金萍副主任称,发展普惠金融一直是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的重要发展战略,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决定,就是银监会多方协调推动相关部门出台的货币和财税政策。

构建普惠金融机构体系

正如宁吉喆所言,在过去一两年,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中国大的银行都成立了普惠金融部,支持中小微企业、“三农”等融资问题。

在前述发布会上,张金萍还介绍,目前工农中建交五大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已全部挂牌,在135家一级分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农行、邮储继续深化三农事业部改革,国开行、农发行继续完善扶贫金融事业部机制。由此看来,兴业银行赶在长假结束第一个工作日对外公布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消息,显然与近来政策层面对普惠金融的倾斜不无关系。

事实上,2017年以来大中型商业银行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问题一直备受重视。年初,《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将“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列入2017年重点工作部分,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国有大型银行要率先做到;5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按照《政府工作报告》部署,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聚焦服务小微企业、“三农”、脱贫攻坚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普惠金融事业部,明确大型商业银行2017年内要完成普惠金融事业部设立,成为发展普惠金融的骨干力量;随后,银监会等11部委随即于2017年5月联合印发《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方案》,要求从实际出发,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聚焦小微企业等领域。

此时,新华社曾发文指出,从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到提出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这反映出我国普惠金融已经从发出倡议、制定规划进入具体实施阶段。

截至目前,工农中建交五大行已相继落地实施。第二梯队的股份制银行中,除兴业银行外,部分股份行也已有相关计划。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是体制机制上的创新,通过独立的人、财、物让商业银行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普惠金融领域,是普惠金融落地的有力保障。

“对商业化的金融机构来说,普惠金融领域收益低、风险高、成本高,需要配套的政策提供支持,调动商业银行的积极性。”曾刚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此次定向降准相比业界分析的“放水”还是在落实国务院提出的普惠金融政策,而且对比之前的“小微+三农”,此次政策的支持更为全面。

10月13日,《金融时报》则在其头版头条刊文表示,定向降准不改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意在增加普惠金融有限资金供给。

 


上一篇:纸箱告急真相:原纸年内涨价已超40%
下一篇:洛阳纸贵:废纸也要“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