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基金管理

70岁老基民:我买过的最赚钱跟最亏钱基金


发布时间:2018-05-12 16:12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中信基金管理


  中国基金业的大发展离不开一个个普通的基金持有人,在每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庞大的持有人数字背后,都有一个个鲜活的面庞和灵魂——他们伴随着基金净值的波动或兴奋或难过;赚钱基金给他们带来财富增长的喜悦,亏钱基金则带来刻骨铭心的伤害;有的投资者永远离开了基金市场,有的持有人则坚持长期投资,他们是冷冰冰跳跃的净值背后的暖心中国基民。

  近日,北京一位资深基民、退休老人王生(经采访对象要求为化名)接受中国基金报专访,讲述了一部自己与基金业相爱相伴的理财史。

  知青生涯理财既没渠道也没需求

  祖籍河南、1949年出生于北京市丰台区的王生老人即将迎来自己人生的古稀之年,不像别的老人退休后专注养老,不甘清闲的王生退休后还继续做了9年的水暖工,闲暇时间更是参加各种理财培训班、参加金融博览会。不太熟悉使用网络和微信的王生,几乎每周都会从交道口乘坐8公里的公交车,来到《中国基金报》驻北京的站点取报纸,阅读《中国基金报》最新发布的基金新闻和理财知识。

  “我很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有知识,距离退休也有足够时间,可以通过理财和复利增长积累财富,晚年会比我们这代人过的好很多。”采访一开始,王生回忆起老一代人一穷二白的艰难岁月。

  1966年,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热潮席卷全国,当时年仅17岁的王生还是北京岳各庄中学初三的学生,运动期间学生停课,学校组织红卫兵运动、搞“大串联”,正在懵懂年纪的王生被时代裹挟进了这场运动中。

  两年后的1968年,66、67、68三届待业学生积压达1000多万人,毕业生就业问题牵动人心。1967年10月,一批北京红卫兵自发组织去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插队落户,开创了红卫兵上山下乡的先例,1968年,全国掀起了知青上山下乡的热潮。

  1968年6月18日,王生成这33万北京下乡知青的先头部队,胸带大红花,被首都群众一路敲锣打鼓热烈送行,送行队伍身后“备战备荒为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知青下乡,保卫边疆”的标语在斑驳的墙上留下那个年代独特的历史印记。

  下乡后的王生被分派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这一去就是8年,他在那里作为农业工人割麦子、种人参,开始了一个农业工人的知青历程。

  王生回忆道,“当时下乡青年也分为两种:我们是头批下来的,算农业工人,实行供给制,每天8小时工作制,每月32元,而且在乡劳动期间算工龄;插队知情则是农民待遇了,需要和农民一样挣工分。”

  197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农业工人的王生去了当地的医院工作,当上了医院的水暖工、维修工和兼职的炊事员。

  随后的1976年5月4日,王生正式拿到返城通知书,结束了为期8年的知青生涯,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北京城。

  返回北京后,王生被分配到北京东城区塑料一厂,从事生产塑料板皮、塑料雨衣生产等。由于此前在医院担任水暖工的经验和操作资质,1978年王生又辗转去了内蒙古宾馆担任水暖工,直至2009年正式退休。

  “我们那个年代老百姓(603883,股吧)很穷,收入也很低,90年代才有了交易所,既没有理财渠道,老百姓也没有理财需求,理财意识也无从谈起”,王生表示,“我们做知情时一个月是32元,北京东城塑料厂工作时一月45元,内蒙古宾馆做水暖工收入是76元/月,退休前工资才涨到600元/月,2009年退休后刚开始是2400元/月,现在退休金不断上涨,退休金已经是4000多元了,所以,刚开始可以理财的资金非常少。”

  国债开头基金投资初尝甜头

  1997年金融危机、2000年高科技泡沫后,2000-2003年的中国经济呈现了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的特征,作为衡量一国通货膨胀的关键指标,CPI在1998-2002年一度在-1%-1%之间徘徊,2003-2004年我国CPI走势陡升,相继走出1.2%、3.9%的涨幅。

  “通货膨胀率由负转正,货币加速贬值,老百姓的钱如果还在银行存着,财富就会不断缩水。”看着几十年赚的辛苦钱有缩水的危险,按捺不住自己心头危机感的王生,开始走向了投资的道路。

  “在2004年之前,我先买了3万元的国债,当时国债收益率最高接近10%了。”王生回忆到。

  投资国债获得的短期收益,让初入市场的王生尝到了甜头,但国债到期后收益率开始下行,为了寻找更好投资渠道,王生又开始参加各种培训班和理财培训课程,为到期闲置资金寻找新的理财方法。


上一篇:2017年公募基金十大新闻:货基规模猛增 公募FO
下一篇:日本三大银行拟加入软银集团愿景基金 基金总额预将达到千亿美元